权奸、宦官、贪吏都曾祸国殃民但历朝历代皇帝 2019-03-03 18:36

  在象棋中,车往往是最厉害的,经天纬地,纵横天下,车一到,其余诸子只能防守,鲜有招架之力。然而再厉害,也不过是如来佛手中的孙悟空,将让其死,其不得不死。

  车之死,是其宿命,因为在他的头上,还有一个至高无上的主子(将/帅),他的权力都是主子赋予的,当主子的利益、性命受到威胁时,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它们,这就是我们常说地丢车保帅。若以车为喻,那就好比君主社会的三大产物——权奸、宦官、贪吏,此三大产物是君主的利刃,深受历代君王喜爱,且屡试不爽。

  那么君主何以喜欢他们呢?在我们的印象中皇帝不是喜欢忠臣吗?这些我们在戏剧中不是常常看到吗?不错,作为一个明君、一个有为之君,谁不喜欢忠臣、清官呢?因为忠臣、清官可以保他江山不易。但是,我们好像忽略了什么?对,我们总把皇帝当天子,天之骄子,他是上天派到人间的统治者,他的头顶戴有神圣的光环,他是不会有错的。

  朱元璋登基后不是把宫殿命名为奉天殿吗?而且从他开始圣旨上明确写着: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”,的字样,他奉的是哪门子天,承的是哪门子运?此天即周人所说的“天命”,此运即邹衍所说的“五德终始之运”,这就为其即位的合法性披上神秘的外衣。对,我们是忽略了什么,我们忽略了皇帝也是活生生的人,他也有普通人的需求,他也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。是人就好,只要他是人,这就简单多了。

  作为君主,作为人,他之所以喜欢权奸,是因为权奸善于逢迎,极大地满足了皇帝的虚荣心,再者,总有清官、忠臣在,他怎么能受得了?这些人整天只会板着面孔教训他,说什么皇上不应该这样、不应该那样,还要做什么尧舜之君,长此以往,他就会产生逆反心理,你越是反对,我就越是做给你看,这就好比父母教训孩子一样,教训地久了,就会产生抗体,任你怎么说,我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。如果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呀,那就得想辙了,怎么办?不是有权奸吗?这就叫卤水点豆腐—一物降一物,用权奸去压制忠臣,只要君王操纵的好,就不会出什么事,但这是高危作业,如果操纵不好,那就完了,就要国破身亡了。

 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有的君王用权奸,却没有,而有的君王用权奸却忘了国,这真是“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”。这怪不得君王,因为他们首先是人,贤明如李世民,不是面对魏征的顶撞,要杀了他吗?幸得长孙皇后劝谏,才得以息怒。

  之所以喜欢宦官,我想一方面宦官是“绝根”之人,不会对他江山构成威胁,而且宦官已丧失做男人的尊严,肯降低姿态去侍奉他,另一发面,大多数皇帝“生于深宫之中,长于宦官之手”从小和他们玩到大,所以对他们不自主的产生一种信任感和依赖感。纵观历史,汉亡于宦官之手,唐亡于宦官之手,明之亡,亦与宦官有莫大关系,这是为什么?为什么“殷鉴不远,在夏后之世”,他们在一个地方何以能跌倒两次?黑格尔说:“历史告诉我们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根本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”,想想也有道理,否则悲剧怎会重演?如宦官之盛者,莫盛于唐,皇帝称宦官为“尚父”,皇帝之生死、废立皆决于宦官之手。想想都让人悲叹,天子不是上膺天命吗,为何此时天不由他呢?

  再说贪吏吧!他们不仅善于弄权,比之权奸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;而且善于捞钱,但武松却并未打他(武松“打虎”,这里指贪吏),可以说是“不倒翁”。比起前者,贪吏较诸可谓多矣!历朝历代,只要有官就有贪,正所谓“千里当官只为财”,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,想想都觉得诱人。说起贪吏,就不得不说朱皇帝,他可是跟贪吏干了一辈子,使用雷霆手段:凡贪污六十贯以上者,处以剥皮揎草,示之公堂,就是如此,还是败于贪吏之手。

  除开国之君严打贪外,后是皇帝仍用贪吏者,除上述任用权奸、宦官原因外,还有就是贪吏有钱,那你会说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”皇帝怎么会缺钱呢?皇帝还真是缺钱,要不万历皇帝也不会派宦官到各地采矿收税了?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国家有两本账,一本归户部管,即所谓的国库;一本归皇帝管,即皇帝自己的小金库。所以任用贪吏,可以财源滚滚,何乐而不为呢?

  他们有把柄握在皇帝手中,便会战战兢兢,服服帖帖的,用钱可以跟他们要,据说乾隆帝下江南大部分钱财都是由和珅提供,这多好啊!如果民怨沸腾,哗然,则把贪吏抛出去,当作替罪羊,这时百姓会高呼:“皇上生圣明”,而赃款呢?则会被“充公”,到头来还是皇帝的,怎么做都不会赔本,既得到了好名声,又得到了实利,“和珅跌倒,嘉庆吃饱”便是巅峰之作。

  至此,不得不为这些帝王的智慧所折服,这才是“真正的家”,将法家所主张的“法、术、势”运用的炉火纯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