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纂高校中国古代史教材的经验与前瞻 2019-01-30 10:55

  关于此次会议召开和教材修订的意义,大会主持人、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牛建强表示:“与时俱进、及时吸纳史学研究最新成果,使之更趋完善,是这套教材不断刷新纪录、赢得学生青睐的重要原因。在强化人文精神培养、强化‘以本为根’的本科教育的大背景下,除了一流的师资队伍和一流的管理水平,更需要一流的教材体系建设,此次研讨会的举办可谓意义重大、恰逢其时。”

  卜宪群认为,该套教材诞生于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下,是教材中的品牌,影响了几代历史学人,在当代史学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,为我国的历史学科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,“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历史学的成就中,这部教材是一定要写进去的”。对于本次教材修订,卜宪群建议除了史实的修订之外,还要重视时代对于历史学的要求,在治乱兴衰、治国理政、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理念等方面要有所体现和侧重。

  张倩红结合自身在大学时期的历史学习经历,指出该套教材已经成为河南大学的一个名片,也承载了改革开放40年来的学术历程,今天仍然是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经典著作,生命力依旧,影响一代又一代人走向史学之路。

  朱绍侯先生回顾了教材编写过程中主编选定、大纲制定、篇幅规划、观点分歧以及出版发行等一系列的曲折与艰辛,指出要以平和的心态面对赞扬和批评的声音,并对此次修订提出了宝贵意见,如五种社会形态说应淡化处理,但“封建”一词应该保留;对于农民起义不宜一味颂扬,并不是所有反对现政权的行动都是“起义”,孙恩、卢逊起义等就很糟糕,可用中性词“起兵”代替;还有增加丝绸之路等新成果和考古新发现,坚持民族平等原则等。

  苏州大学教授臧知非强调应该继续秉承原教材返璞归真、注重教材普适性的传统,应对现在高校的教学走向、教学需求做一个详细的调研,做出一部代代相传的里程碑式的教材。

  关于教材与现实的关系,东北师范大学教授王彦辉指出学术研究、编写教材应具有历史责任感,实事求是。实证是历史研究的基本精神,不联系现实不等于脱离现实。四川大学姜生教授强调教材要凸显中华意识主线,避免内容的碎片化,并汲取被普遍认同的新材料、新观点。

  第二代作者群体山东大学教授王育济等学者从教材的定位、内容、辅助手段等方面进行了充分研讨,确定了第六次修订工作的基本原则,并认为,思想解放精神是该套教材40年来一以贯之并必须坚持下去的,在修订过程中要注重学术走向和学术沉淀的结合,既关注学界普遍认同的学术新进展,又不为求新而求新,达到行稳致远的目的;资料运用要关注纸质文献、出土文献的结合,注意出土资料的甄别和使用;内容上适当增加对外交往、民族关系、社会生活等方面的篇幅,并在教材之外提供课件、图片、地图、相关史料与学术争鸣等辅助材料;同时注重对外宣传,建议成立以十院校为核心的“中国历史教盟”,广泛吸收青年学者参与,进一步扩大该教材的学术和社会影响力。